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ing-w的个人主页

平平谈谈,不求富贵,快乐生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鲤鱼洲轶事  

2014-05-11 20:04:46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们连队上海知青回沪探亲的,我是第二个。那是1970年12月底,我收到家中电报:哥参军速回。见电报后当即跑去连部请假,指导员批准了15天假期。就这样,我喜出望外地回到了上海。到家后,得知哥哥参军去不了,原因是单位不肯放他,单位需要他(哥在单位里也是重要人物)。没想到,哥哥为我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,让我回到上海与亲人见面,心里乐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 离别上海八个多月,回到上海特感亲切,上海美好的一切又展现在眼前。我笑逐颜开地对哥哥说:“谢谢你!让我快乐!”妈妈也高兴得忙碌着买烧,我又吃上了可口美味的饭菜,那感觉真好。只可惜,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太短暂。11天后,爸爸排队帮我购买火车票,妈妈陪我逛商店购买携带的物品,哥哥帮我整理物品打包行李,等装待发。在家人的护送下,我又踏上征途,如日归队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,鲤鱼洲的交通很落后,去南昌步履维艰地走上20多里路到一营乘车,由于行李不重,走着还比较轻松。回来就不一样了,大包小包的行李沉重了,前来一营车站接的战友一路上轮流挑担回到连队,如遇雨天路滑行走就比较艰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 1971年12月上旬,农忙基本结束,接着准备应战“挑大堤”的任务。此时,我又收到家中的电报:大婶妈去世速回。噩耗传来,惊呆的我不知所措。在战友们催促下,我拿着电报,怀着沉重的心情去连部请假。结果,指导员又准了15天假期。

        请好假,回到寝室匆匆地整理好行李,等待明天出发。第二天,天蒙蒙亮,我提着行李赶乘班车去南昌。到了南昌买上当天回沪的火车票之后去邮局发电报告知家中。到了上海,爸爸前来火车站迎接。一路上,爸爸告知大婶妈去世的详情,因心脏病突发而夺走了她的生命,年仅不满50岁,好悲伤!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顾不上放置行李,我来到“灵堂”,在大婶妈的遗像前三鞠躬,点燃一支香插上,以示哀吊。当天晚上,我和堂哥一起“守灵”到第二天早上。因等候贵州遵义的堂姐和黑龙江的堂哥归来,我到家的第五天下午在殡仪馆开追悼会后尸体火化。

        丧事办完了,假期已过半,我心里忐忑不安。家人还沉浸在悲痛之中,需要我安慰,加之堂姐、堂哥从大老远回来,我们已好长的日子没见面了,很想与家人相聚的时间长些。于是,产生了“超假”念头。就这样,我在上海呆了两个多月,后来与春节(1972年)回沪探亲的连队战友一同回鲤鱼洲。

        回到连队我心惊肉跳,超假多日的我不知会受到什么样的处分?放下行李,我主动去连部找指导员认错。指导员对我进行严厉批评,并要我写一份深刻的检查。还说:“连队第一批加入共青团的团员,本来有你,因你超假而被取消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入不了团没关系,对我没处分就是莫大的幸运。写份检查就能过关,这岂不是对我太善意了。面对指导员的如此宽容,我回到寝室立马写了深刻的检查交给了他。指导员面带微笑地说:“以后还超假吗?”我羞愧难言地笑了。这下,我紧张的情绪全消除,欣喜若狂地奔回了寝室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以后劳动中,由于我的表现很好,不久就成为一名共青团团员,又当上二排五班的副班长。从此,我的命运在鲤鱼洲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1974年1月的一天,连长呼唤我到连部,郑重其事地对我宣布:经连部讨论决定,你接任连队司务长工作。当时我很惊讶,也不敢相信,从副班长一下子升为司务长,我的耳朵是否听错?连长接着对我说:“这工作可不轻呀,要做好两个食堂的账目以及伙食用膳,还要管理好整个后勤排。”深感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我,对连长说:“我胜任不了,还是考虑其他人吧。”连长说:“服从决定,明天就接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 担任司务长的工作我从未想过,也不知如何做账目,如何管理食堂伙食用膳,如何管理后勤排?面对这些问题,我深思熟虑,下决心多化时间用心去摸索,尽最大的能力做好一切。司务长工作接任不久,1974年春节的到来,连队大部分上海知青回沪了(本来我也回沪的),南昌知青也回去了。留在连队的人员不多,但也要做好春节期间的伙食用膳,让留在连队知青们过上欢乐的春节。为此,在春节前采购物品,准备货源,连队进行杀猪、杀活禽、鱼塘里捕上些鱼等等,经厨房人员精心烧之,大年夜的餐桌上有了丰盛的菜肴。看到战友们吃得高兴,我也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司务长工作繁琐又杂,要做得好确实很不容易。管理好两个食堂的伙食最为烦恼,当连队菜园青黄不接,满足不了供给用膳时,就多费精力和体力,搭乘营部的拖拉机去团部或去南昌采购物品回来调剂改善伙食。农忙时伙食要求高,每天有荤菜,为了做到做好,保证农忙的顺利进行,我忙于采购安排,食堂人员精心尽力搞好伙食,大家同心协力完成任务。就这样年复一日,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 1975年,香烟供应紧张,营部按照连队的人数(不分男女)将香烟分配到连队销售。因好烟少,差烟多,销售时不能面面俱到,这样免不了要得罪人了。于是,我早做好了心理准备。果然不出所料,一些晚来购烟的男士买不上好烟而不满,与我争吵,甚至谩骂。我不与他们计较,忍受着谩骂,将怨气藏之心里,有以善处做好工作。心想,有朝一日我会告别司务长工作,不再受这样的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担任司务长工作不到两年的时间,好机会来了。1975年10月传来了南昌师范学校招生的喜讯,连队有2个名额。大家相互猜着,不知谁有运气?经连部开会决定,其中有我。得知后,我高兴得跳了起来,太好了!总算熬出头,可以离开鲤鱼洲了。面对这特大的喜讯,我迫不及待加班加点理清食堂的账目,同时做好其它的事情,很快办理了司务长工作的移交手续。于十月中旬离开鲤鱼洲,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南昌师范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南师二年的学习生涯,毕业后我分配在南昌第十六中学任教,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1988年10月自找门路回到了上海,继续从事教育工作。“叶落归根”圆了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4年5月10日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